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滴滴到底有沒有危害國家安全?

2018 年 5 月 16 日,柳傳志在聯想內部發了一封公開信,信的結尾他說道:

" 兄弟姐妹們,到了我們挺身站出來的時候了,朗朗乾坤,如果幾萬名員工都不能讓正氣自保,我們還辦什么企業,我們就是一群窩囊廢!"

結合周末剛發生的幾件事," 朗朗乾坤 "" 正氣自保 "幾個詞從中關村教父嘴里說出來,多少顯得有些諷刺了。

7 月 2 號," 網信中國 " 發布公告:為防范國家數據安全風險,維護國家安全,依據《國安法》《網絡安全法》對 " 滴滴出行 " 實施網絡安全審查。審查期間滴滴停止新用戶注冊。

一款國民級 APP 公開受到國安調查,被叫停新用戶注冊,這在中國還屬首次。

網信辦通報發出后,很快有網友在微博爆料了滴滴為赴美上市," 把數據打包交了過去 "。7 月 3 號,滴滴副總裁在微博上辟謠稱" 絕無可能 "," 也包括道路數據,請不要惡意揣測 "。

但辟謠第二天就迎來了官方更為嚴厲的公告措辭:" 經檢測核實 ",滴滴出行存在 " 嚴重的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問題 "。APP 也從各大應用商店下架。

事件爆發后,很多網友在社交平臺上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有人覺察到滴滴選的上市時間很有 " 講究 ",選在了 6 月 30 號晚上,趕在了百年黨慶前。一位知乎網友評價:

在百年黨慶前一天美國上市,這個時間點選的有點挑釁意味了。

也有人擔心滴滴要 " 跑路 ",特地跑去開發票,抱著 "即使拿發票不報銷也要讓滴滴把稅交了" 的心態,一度滴滴系統快崩潰了。

更多人則是把怒火發泄到了柳傳志家族身上。

因為滴滴總裁柳青是柳傳志的女兒,柳傳志又在世界 5G 標準投票大會上把票投給了高通,柳傳志父親柳谷書被指為 " 港 D" 維他奶申請大陸商標。

微博上有網友調侃:一家三代,一脈相承,滿門忠烈。

當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罵滴滴和柳傳志一家。

有位微博大 V 就跑出來科普:其實就算真把地圖數據給了美國,也不用大驚小怪的。

關于滴滴有沒有 " 賣國 ",有沒有把 " 數據打包交過去 ",目前國安已經介入調查,相信很快會有一個結果。

但在此之前,并不影響我們根據有關法律條文從過往的 " 蛛絲馬跡 " 中找到一些石錘,以及搞明白這件事是不是真的像有些微博大 V 所說,就算交過去也沒啥大不了的?

不知道大家發現個現象沒有,大約從 2020 年開始,中概念股開始扎堆回港上市:

包括已經回來的汽車之家、嗶哩嗶哩、新東方,還有騰訊音樂、唯品會、蔚來、理想及小鵬等也紛紛傳出回港二次上市的消息。

很多人會簡單地把這些行為理解為 " 資本運作 ",但實際上并不止這么簡單。

造成大量中概股回港上市的直接原因是,美國 2020 年通過的《外國公司擔責法案》(以下簡稱為 "HFCAA 法案 ")。

HFCAA 法案規定,所有赴美上市的企業必須接受 PCAOB(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對會計底稿的審查,否則將被強制退市。

但是,這一行為卻直接違反了中國的新《證券法》!

2020 年,正式生效的新《證券法》第一百七十七條明確規定:未經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國務院有關主管部門同意,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向境外提供與證券業務活動有關的文件和資料。

也就是說,現在想去美國 IPO,你要允許美國審計你底稿,不允許你就違法了;但同時,如果沒有經過國務院有關部門同意,就把底稿交了出去,你在中國同樣違法了。

那么第一個問題就來了:滴滴赴美 IPO 到底有沒有經過國務院有關部門同意呢?

一般公司成功上市后,都是媒體稿子漫天飛的節奏,但滴滴如此 " 低調 ",不由得讓人產生些懷疑。

第二個疑問是,HFCAA 法案規定,赴美上市公司須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供文件,以證明和確認其不被外國政府擁有或不受外國政府控制。

問題是如何證明呢?假如漂亮國讓你交出本國 " 街道數據 " 來證明政府管不了你,合不合理?我覺得想一下也是合理的。

HFCAA 法案是由特朗普簽署生效的,目標就是針對中國,條款非常苛刻,甚至還要求上市公司:

" 披露上市公司董事會成員中屬于中國共產黨的名單,以及公司章程性文件中是否包含任何中國共產黨黨章 " 的規定。

在這種幾乎無腦 2 選 1 的規定下,百度、B 站、新東方等企業才排著隊回香港上市,而滴滴現階段主動選擇赴美 IPO 本身就屬于 " 跪美逆行者 " 了,起到個特別差的示范作用。

那么,是否又如某些大 V 所說,把 " 街道數據 " 交出去不需要大驚小怪呢?

我覺得還是直接上法律條文吧。國家《基礎地理信息公開表示內容的規定》中明確規定:快速路、高架路、引道、街道和內部道路的鋪設材料、最大縱坡、最小曲率半徑不可公開。

" 最大縱坡、最小曲率半徑 " 這些數據一般公司還真搞不定,能搞定的只有那些申請到 " 全國高精地圖測繪牌照 " 的企業。

因為關乎國家地理安全,長久以來,國家對企業高精地圖的測繪審批極為嚴格。

據 " 蓋世汽車 " 數據,從 2001 — 2019 近 20 年間只有 20 家企業拿到了資格。很不幸,20 家企業中滴滴的大名早在 2017 年就赫然在列了。

高精地圖的絕對精度一般都會在亞米級,以高德地圖為例,絕對精度可以達到 10 厘米以內,而且橫向的相對精度往往還要更高。

高精地圖不僅有高精度的坐標,同時還有準確的道路形狀,并且每個車道的坡度、曲率、航向、高程,側傾的數據也都包含在內。

如果滴滴真把這些國家規定不能公開的數據交了出去,雖然我也不明確具體會產生怎樣嚴重的后果,但說 " 不用大驚小怪 " 是不是有點太扯了呢?

隨便搜搜往年新聞,因為非法測繪我們武警都把槍指在日本人頭上了,這事好像沒有那么輕松、簡單吧?

況且,滴滴手上掌握的數據遠不止地圖數據這么簡單。

網上有人爆料過,自己朋友被卷入上海某金融案,被警方帶走調查后,回來發現滴滴順風車的車主賬號被永久注銷了,原因是 " 賬號違反規定 "。

據此,網友懷疑滴滴可以從一定渠道接入公安信息系統,獲得人員實時更新的 " 政審 " 狀態。

滴滴賬號綁定手機號,在我國目前手機號實名制、手機號約等于身份證號的治安防控體系下,等于在掌控特定人行動信息,大數據什么的就更不用說了。

所以,可能是中國和平太久了,讓很多國人已經沒有基本的敵我意識了嗎?

好像間諜啊、賣國啊這些詞都離自己很遠,但事實上,這些在電視、老電影里看到的劇情,可能每天就發生在大家身邊。

今年 4 月份,江蘇鹽城的漁民王鎖和船員們在近海捕魚,起網時,拉出來一個體積龐大的黑色物體。

黑色物體上有一塊太陽能板,后邊帶螺旋槳,兩邊帶著翅膀。

因為是第一次捕撈到這樣奇怪的東西,靠岸后,他第一時間報告給了當地漁政和國家安全部門。

結果經研究發現,這臺機器是個最新型的波浪滑翔機,上面搭載了非常多的傳感器,能夠測量好多海洋的環境參數。

" 如果把環境測量得很清楚,我們水下目標的隱蔽性就會受到威脅。"研究員唐建生說道。

2019 年 3 月,浙江在校大學生莊宇在 " 舟山全職兼職普工 "QQ 群中尋找兼職。

一位成員主動申請添加他為 QQ 好友,并向他提供了 " 某軍港附近地圖信息采集和沿街商鋪拍攝 " 的兼職工作,要求 " 每天工作 3 小時,一周工作 3 天,日工資 200 元 "。

覺著收入挺不錯,這位大學生竟然答應了,先后 8 次應對方要求前往小區樓頂制高點、公園和醫院附近,拍攝了幾百張我國軍港情況的照片,通過郵箱發送給對方。

2019 年 12 月,莊宇被舟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 5 年 6 個月,剝奪政治權利 1 年。

回到滴滴這件事上,根據公開資料,滴滴董事會里最讓人難理解的就是竟然有一位出身于美國西點軍校的前美國陸軍軍官擔任獨立董事。

在入職滴滴之前,此人在高盛工作過,高盛資本對中國企業的滲透我們之前專門寫文章講過;此外,他在蘋果工作期間,擔任的就是監督職責:包括硬件、軟件和服務領域。

根據現代董事會制度,獨立董事享有的基本權利之一就是 " 知情權 "。

" 凡須經董事會決策的事項,上市公司必須按法定的時間提前通知獨立董事并同時提供足夠的資料,獨立董事認為資料不充分的,可以要求補充。"

Adrian Perica 從 2016 年 6 月 30 日起擔任滴滴出行獨立董事,到現在 5 年多了,他到底從滴滴拿走了多少敏感資料呢?

滴滴在美國上市后,沒有找任何一家媒體發公關稿,想的就是可以悶聲發大財。

按照 14 美元 / ADS 計算,滴滴創始人程維的身家高達人民幣 282 億元,滴滴總裁柳青身家高達人民幣 70 億元,滴滴高管和員工的股票池總金額約 1128 億元人民幣。

海淀區東北旺路 8 號院里又要誕生上百位億萬富翁千萬富翁了,只不過,如果這些錢是靠踐踏國家信息安全、侵犯人民隱私換來的,他們怎么會得到這片土地的祝福呢?

寫到這里,我想起了一個叫胡士泰的人。

從 2003 年到 2009 年期間,由于胡士泰充當商業間諜,導致我國在同澳大利亞鐵礦石價格談判中,7 年累計多花了 7000 多億冤枉錢。

胡士泰從中獲利人民幣 646 萬元。也就是說,國家付出了超 10 萬倍的代價,才為胡士泰泄露出的信息買了單。

希望滴滴不會給我們國家造成更大的損失。

以上內容由"酷玩實驗室"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干小姨快播